Nike Flight系列篮球鞋回眸(三)

摘要:在当时,Kobe与adidas的合同临近到期,尽管当时年少的Kobe尚且没有展现出之后成为历史级巨星的强大统治力。但肉眼可见的天赋和无限潜力足以让Nike心动不已,他们希望将Kobe招致麾下,...

  

Nike Flight系列篮球鞋回眸(三)

  在当时,Kobe与adidas的合同临近到期,尽管当时年少的Kobe尚且没有展现出之后成为历史级巨星的强大统治力。但肉眼可见的天赋和无限潜力足以让Nike心动不已,他们希望将Kobe招致麾下,特别是考虑到当时Michael Jordan再次退役,Scottie Pippen初现老态,再加上Penny Hardaway始终难以走出伤病的阴霾,Nike迫切的需要一位具有超高人气的新生代球鞋来帮助品牌继续前进。

  除了在产品本身上的特点,它们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便是它们都采用了Nike在90年代初期使用过的球鞋命名,这种称呼上回潮的意义,笔者至今仍然没有掌握可信的说法。除了这两双鞋之外,这一年推出的Air Direct Flight在命名上也是具有同样的效果。

  第二双告别之作,则是这双同样出自Aaron Cooper之手的Zoom Ultraflight。在当时国内不少篮球杂志最后两页售卖球鞋的广告中,Zoom Ultraflight经常被假鞋商冠以另外一个认知度颇高的名字:“佩顿5代”。

  有趣的是,在若干年后,“23 VS 24”成为了全联盟主题的时候,或许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Zoom Flight 2K3,成为了两位超级巨星在职业生涯中,为数不多的交集。

  除了笔者刚才提到的“苍蝇复眼”这种略带视觉晕眩的特殊效果之外,Nike还曾在Air Flightposite III BG上的磁力搭扣两侧采用过“镜面”的特殊效果。

  在Air Flightposite KG的外底图案、后跟,以及鞋身侧面等不少位置,我们都可以见到有关Garnett的细节。但其实在Air Flightposite KG推出的时候,Garnett已经和Nike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位超级大前锋希望Nike可以在签名鞋上给予自己更多的话语权,譬如加入个人的“OBF”元素。

  说到Penny,由于伤病的反复侵蚀,此时的太阳队1号已经逐渐失去了在球鞋市场上一呼百应的号召力。除了Air Flightposite III,Air Flight Max II也在这一时段出现在过他的脚下。标准的前掌Zoom Air与后跟Max Air的组合,对于Flight系列来说并不常见,却带有鲜明的Penny风格,似乎又将我们带回到了那个Penny还贵为“Michael接班人”的青葱岁月。

  在Air Ultraposite的设计上,Aaron Cooper通过将Foam材质的区块化使用,配合将莱卡材质以更大面积延伸到鞋面的手法,彻底改变了此前Flightposite家族的鞋面结构,而回归拉链结构又足以让人重温Flightposite系列最初的美好——也正是因此,尽管命名中已经没有了Flightposite,但大家依然习惯用“风四”来称呼这款造型独特的顶级球鞋。而这也是Foam材质迄今为止在Flight球鞋上的绝唱,一首属于“风”的绝唱。

  在双方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Garnett在Air Flightposite KG推出后不久便结束了与Nike的合作,转投AND1旗下。也正是因此,Nike在这之后又为“风二”推出了一些去掉了Garnett个人元素的配色,并将球鞋更名为Air Flightposite II。

  穿着Zoom Ultraflight,Payton告别了伴随他从嚣张少年成长为联盟巨星的超音速队。球员的忠贞在商业联盟的职业运作面前,往往显得脆弱到不值一提,至少在Payton身上便是如此。

  而这双Air Flightposite,便是Nike为Kobe提前准备的签名鞋。但遗憾的是,Kobe最终选择了与adidas续约,Air Flightposite也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真正的主人。尽管之后包括“风雷之争”等一系列针对Air Flightposite的推广计划都还算成功,但失去了Kobe,多少让Flightposite乃至Flight家族,错失了一个重新定义篮球鞋行业的最好机会。

  这里我们就要沿着这段剧情引出另一双诞生在2000年的Flight鞋款,Air Flight 00。在设计上,它几乎完全延续了Air Garnett 3的所有特点,只是取消了成本高昂的Tuned Air。Flight系列另外一位重要代言人Steve Nash当时脚下的球鞋便是一双Low Cut版本的Air Flight 00。

  这里笔者稍微跳脱出Flight系列的局限,略微多说两句。对于Foam类科技的球鞋,Nike在当时其实是赋予了非常高的定位,甚至是一些特权,使得那些采用了Foam材质的顶级鞋款,可以拥有最顶尖的球星代言人,甚至还可以在矩阵中凌驾于代言球星的个人签名鞋之上。譬如最初的Air Foamposite One之于Air Penny,以及这里提到的Air Flightposite KG之于Air Garnett。

  有时候,当一个问题遇到瓶颈,难以解决的时候,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或许就会有着不同的答案。比如,既然水平角度的速度已经被发挥到了极致,那么不妨我们再来看看垂直角度,突破天际的可能。

  回首过往,Nike在球星签名鞋首代产品中定义派系的做法并不罕见,除了Zoom GP,笔者曾经在Uptempo篇回顾中提到的Zoom Kobe 1也是类似的道理。

  通过摸索TPU支撑在鞋面上最高效的使用,以及降低中底厚度等手法,Air Hyperflight在当时成为了历史上最轻质的篮球鞋,加上缤纷多彩的配色,使得它身上的轻灵完全跳脱出了传统篮球鞋的厚重之感。

  但二十年后的今天,大多数诞生于当时的球鞋都已经为人所淡忘,但Air Flightposite,却凭借它那超越于时代的设计,依然引领着整个行业——你可以说它的鞋面设计对于有些消费者的脚型来说并不友好;重量对于一双Flight来说太过沉重;甚至复刻版本还缩水了中底的关键设计⋯⋯

  对于Kobe与adidas解约后不得不频繁换鞋的故事,笔者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有所讲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但对于Zoom Flight Turbine,显然Kobe的亲着让这款略显中庸的Flight球鞋在那一年依然称得上大放异彩。

  作为一双在当时售价990元人民币的球星签名鞋,Zoom GP搭载了前后分掌Zoom Air,配以碳板衔接中底足够,足以见得诚意。而它在设计上最大的两点,除了将Alpha Project五点元素融入不对称鞋面外,便是那个在篮球鞋领域极为罕见的锁扣装置——一种可以手动调节的“棘轮锁扣”。

  尽管没有太高的科技含量,也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推广,但Air Jet Flight却凭借扎实的实战性能,以及令人耳目一新的造型设计,在那个Flight黄金年代中脱颖而出。当然,它的成功还离不开一位成功的代言人,那便是当时小牛队的指挥官Steve Nash。

  鞋面上复杂而精致的TPU骨架不仅让Air Flight Max II令人过目难忘,还为它在中国获得了“蝴蝶鞋”的绰号。只可惜,如同蝴蝶终究难以飞过沧海,再次爆发的伤病断送了Air Flight Max II本应美好的亮相,也彻底关上顶级球员对于Penny的那扇门。

  说到Garnett与Nike的不欢而散,除了个人想法受到太多限制,Garnett另外不能接受的一点,便是Nike还将他的签名鞋进行了科技上的简化,推出了中低端Team鞋款,这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Garnett最为看重的个性。

  当然,Zoom Ultraflight并非Gary Payton的签名鞋,但Payton的代言便是它告别的重点——至此,Payton的签名鞋系列遭到了终结。回首过往,Payton的四款签名鞋都具有如同选手本人一般鲜明的个性,并传承着Flight的血脉。而如果不考虑到签名鞋本身的定义,Zoom Ultraflight从产品角度来说,依然可以被看作为Payton系列风格的延续。

  其实与Eric Avar在打造Air Hyperflight过程中将跑鞋思路转移到篮球鞋领域有些类似,Aaron Cooper也在Air Jet Flight的设计中融入了非常多反常规的跑鞋化设计,特别是超低帮轮廓,这在当时尚且以3/4帮高为主流的篮球鞋领域是颇为罕见的。

  在失去了Kobe的签名鞋光环后,Air Flightposite便转型成为了一双具有顶尖科技与前卫设计,并引领Alpha Project理念的高端Team鞋款。在代言阵容中,最为主要的成员当属Flight系列的老朋友,与Kobe一样身为联盟中超级新星的Kevin Garnett。

  从性能上来说,Air Hyperflight有着很多糟糕的地方——孱弱的保护与减震、短暂的使用寿命⋯⋯这自然让它在诞生之后面临了极大的争议,但如果你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来看,它绝对是Nike,乃至整个篮球鞋领域最具前瞻性的概念化产品。

  它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专业竞赛跑鞋以及竞速自行车竞速鞋,这种考虑不仅是源于Flight系列本身轻质的特点,更是希望通过如此的设计为这双鞋帮较低的球鞋注入出色的鞋面稳定性,并在这同时为球鞋营造出独特的机械感。

  无论当年,还是现在,Air Flightposite都并非标榜完美,但那份优雅、飘逸,以及凌厉之美,却让所有人难以拒绝——正如它原本正式的主人,Kobe Bryant。

  这款Eric Avar以太空座舱为灵感设计的球鞋上,我们体验到了Nike历史上几乎最强大的脚踝保护性能,以及Flight一贯的轻快风格。但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想到,这却成为了迄今为止最后一款以年代命名的Zoom Flight——从1995年Zoom Flight 95诞生开始,每一双以Zoom Flight加上年代命名的球鞋,都代表了这一年中最顶尖的外线Team款球鞋。但在Zoom Flight 2K3之后,与Uptempo家族关系更为紧密的Huarache系列成为了年代命名主打球鞋的继任者。

  与以往那些Flight主打鞋款一样,包括Jason Kidd在内等Flight名将在第一时间都换上了这双Zoom Flight Turbine。但它最著名的穿着者,无疑是正处于乱穿鞋时期的Kobe Bryant。

  虽然除去Hyper的命名之外,以及同样由Eric Avar打造之外,它与七年后诞生的Hyperdunk并没有什么血缘联系,但倘若没有Air Hyperflight对于球鞋轻量化边境的触碰甚至开拓,或许也就不会2008年之后篮球鞋的轻量化革命。

  除去这两双带有Garnett鲜明元素的鞋款,另外一双诞生于2000年,并且认知度颇高的Flight球鞋便是这双采用了后跟Max Air的中端鞋款Air Flight Determination。除了在Flight系列中较为冷门的可视气垫之外,Air Flight Determination另一大特点便是鞋面错落有致的独特造型。

  在Eric Avar的笔下,Air Flightposite展现出了球鞋设计与科技上的更多可能。其Foam材质比起在Air Foamposite One上更加圆润,模拟肌肉线条与跑车曲线的流畅造型,配合拉链鞋面以及衔接拉链系统与Foam鞋面的弹性莱卡材质。

  告别了不可一世的“风”系,告别了Gary Payton等一干老臣的辉煌时代,告别了Zoom Flight的年度大作,Flight系列在2003年仍旧辉煌,却也到了必须寻求改变的时候。

  但华丽的外线设计以及豪华的科技配置,却并没有让Air Ultraposite赢得太多NBA球员的青睐。仅仅Jason Kidd在极少数场次中的穿着,难以让Air Ultraposite获得更高的赛场曝光率。代言人的缺失,也让“风四”的谢幕在华美之余,带着些许的遗憾。

  Air Flight Determination的正牌代言人,便是由Jason Kidd和Penny Hardaway那名噪一时的“梦幻后场2000”。在当时,太阳队通过引进Penny,配合队中核心Kidd,组成了这套才华横溢的后场搭档,而两人共同穿着Air Flight Determination这一款球鞋,似乎也在想世人展现着两位天才之间的默契。

  或许是由于Air Flightposite III并没有取得品牌所期待的成功,Nike在2002年暂时停止了对于Flightposite新一代产品的更迭。这一决定,多少也让Flight家族在这一整年的声量有所下降。

  Zoom Ultraflight身上最独特的魅力,便是传统与未来的碰撞。皮革鞋面上没有丝毫繁复的设计,除了标志着Alpha Project的五点,你看不到包括Swoosh Logo在内任何多余的元素。但在鞋身下半部,透明TPU的无死角包裹,不仅让球鞋呈现出强烈的科技感,更是从稳定性的角度实现了球鞋结构上的再次创新。配合双层Zoom Air的顶级中底配置,Zoom Ultraflight在诚意上似乎不逊色于Payton此前任何一款签名鞋,也许它唯一不那么Payton的地方就是在于因为双层鞋身结构而略有超重的分量了。

  Air Flightposite KG最著名的亮相,自然是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由于Vince Carter的神兵天降加上Shox BB4的完美登场,因此Garnett和他的Air Flightposite KG被抢去了不少风头。但即便如此,在这之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每当人们提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梦之队记忆时,Air Flightposite KG都绝对是不可缺少的主角之一。

  前者已经结束了“乱穿鞋”的尴尬时期,正式与Nike签约,而Zoom Flight 2K3正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后者则贵为当时人们眼中的超级新星,NBA新时代的天选之子,而LeBron在高中以及加入骑士队后的夏季训练营中,都多次穿着过Zoom Flight 2K3。

  当然,就和世界上许多伟大的发明一样,Air Flightposite的诞生充满争议。如此具有未来感的设计,在当时看来并不能被主流大众所接受,甚至有媒体将它评选为那一年最丑的球鞋。

  伴随着Flight系列的转型开始,特别是Air Flightposite在1999年的惊艳登场,Nike在2000年继续加大了在Flight顶级产品上的推广力度,推出了Flightposite家族的第二双作品,也就是被广大中国消费者称作为“风二”的Air Flightposite KG。

  当然,Air Flightposite III也算延续了系列一贯充满个性的外线设计,尤其是用侧面如同苍蝇复眼一般的磁力搭扣,取代拉链系统,这种在鞋面结构上巨大的改动足以让Air Flightposite III再次定义未来。

  再说回到球鞋,Payton脚下的球员版Zoom Ultraflight除了在球员细节元素的体现上与市售版有所不同外,最大的差异便是增高了内靴高度,避免了市售版因为外层TPU过高所导致脚踝舒适性不佳的缺陷。额外多说一句的是,2014年,Nike一度计划将Zoom Ultraflight复刻,甚至已经生产了Sample,但计划最终搁置。

  尽管从科技与设计上来说,这些中低端产品相比以往同样定位的Flight鞋款们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高端产品以及明星款式的巨变,显然标志着Flight系列新纪元的到来。

  可以说,Zoom Air帮助Nike在那个篮球鞋百家争鸣的年代里最终一飞冲天,Flight系列全新的翅膀Logo便是最好的佐证。而随着1999年前后Nike正式开启了Alpha Project企划,Flight球鞋也随着“五点”的加身,得以实现了又一次的进化。

  所谓BG,顾名思义便是Battlegrounds——Nike当时在继续确立专业赛场领先地位的同时,开始将更多的精力转移到人气甚高,并且在草根球员中受众更广的街头篮球,除了推出经典广告Freestyle之外,也推出了不少以Battlegrounds的球鞋产品。只不过,高昂的定价、稀少的数量,加上脆弱娇贵,让Air Flightposite III BG成为了一双最不BG的BG版球鞋。

  纵观2002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Flight球鞋,便当属这双被很多人称呼为“街舞风雷2”的Zoom Flight Turbine。由于同样采用了漆皮材质,有着缤纷多彩的配色,以及搭载了Zoom Air,因此Zoom Flight Turbine被很多人看作为是Air Hyperflight的延续,但从产品本身的格局来看,Zoom Flight Turbine并不具备Air Hyperflight那样着眼于未来,却略显偏激的视角,而是更偏向于传统的中高端篮球鞋。

  这里特别值得一说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球员,在Payton上脚的球员版Zoom GP上,特别为锁扣设计了一个包裹单元,以皮革覆盖了可能在激烈对抗中导致球员受伤的硬质塑料。这也使得Zoom GP的球员版有着相比市售版本较为明显的差异。

  运动能力平平却对于球鞋有着独到品位的“中投王Allan Houston;

  除了延续了前作在鞋面上对于Foam材质的使用、充满未来感的拉链结构、暗藏于鞋垫内脚感柔软的全掌Zoom Air,它还真正意义上成为Kevin Garnett的御用签名鞋。

  也许你已经淡忘了Alpha Project五个远点分别代表着询问、探讨、创造、测试、完成,这五个顶级球鞋从无到有的过程节点,但你绝对不会忘记作为Alpha Project在篮球鞋上最成功的早期作品,同时也是Flight家族划时代鞋款的Air Flightposite。

  Zoom GP的成功毋庸置疑,不久前千呼万唤中的复刻归来,也是对于它历史地位最好的证明。虽然从Zoom GP II到Zoom Payton IV,这之后三款Payton的签名鞋都没有在特意去标榜Flight系列的定位,但显然Zoom GP已经为这个系列在诞生伊始奠定了基调。

  但遗憾的是,Penny的伤病让他已经失去了魔术队时期的运动能力与斗志,“梦幻后场2000”也并没有取得太多傲人的成绩便宣告解体,只留下了Air Flight Determination可以唤醒人们当时那美好却有些不切实际的愿景。

  这则用胶带缠绕双脚的电视广告,也成为了Garnett在Nike时期最为经典的广告作品之一。

  它的主人,自然便是曾经代言过多款Flight著名鞋款,并在Zoom Flight 98之后终于修成正果,此时名正言顺拥有了属于自己签名鞋的Gary Payton。

  如果真的要选择一位可以在篮球场上代言“跑鞋”的选手,Steve Nash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当然,除了Nash之外,他忠实的“信徒”Luke Ridnour,前面提到的Derek Fisher,甚至还有Nash在小牛队的队友Dirk Nowitzki也都曾在2001年前后穿着过Air Jet Flight,不同风格球员的青睐也足以见得这款中低端低帮球鞋在实战性能上的出色。

  幸运的是,2002年的疲软并没有影响Flight家族在一年之后的爆发。尽管从鞋型上来说,诞生于2003年的Flight鞋款并不多,但有三双Flight鞋款凭借产品的高水准以及背后的故事,值得载入史册。而如果要为这三双经典Flight球鞋寻找一个共同点,我会选择“告别”一词。这里首先为大家简单介绍一番Air Ultraposite,这双可以被看作为“风”系的告别之作。

  当然,说到Air Hyperflight,没有任何一段剧情可以跳过Jason Williams,“白巧克力”那充满街头神韵,甚至被批评家们说为华而不实的球风,恰是Air Hyperflight的完美演绎。

  这一年Flight系列的整体平淡,不仅体现在主打产品求稳为主的思路,在中低端产品上,也鲜有可以挖掘的亮点。譬如在Air Flight Wings和Air Max Future Flight这两双产品上,无论是科技的运用,还是整体的风格,似乎都于一年之前Flight系列的疯狂与风光大相径庭。

  虽然身材高大,但Garnett当时却经常在赛场上司职小前锋,球风飘逸而劲爆,他极具爆炸力的扣篮与同样激情四射的盖帽经常成为那时NBA集锦中的保留曲目。

  在代言阵容中,Air Hyperflight也可谓颇具看点。其中包括了在本篇文章中出镜率极高的Penny Hardaway,多款不同风格球鞋的连续上脚似乎也正是对于Penny当时职业生涯动荡时期的一种体现;

  相比前两代Flightposite鞋款,Air Flightposite III虽然也有着独树一帜的造型设计和极高的科技含量,但在人气与影响力上却始终稍逊一筹,在笔者个人的理解中,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其代言人的缺失。不同于Air Flightposite初代的众星捧月,也没有了Air Flightposite KG的奥运光环,仅仅靠着Penny Hardaway,甚至Jason Terry等球员,着实难以让Air Flightposite III与最顶级Team球鞋的定位划上等号。

中学生篮球大赛

浙江篮球大赛

英国体育资讯

深圳篮球赛事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中学生篮球大赛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